首页 » 文艺演出 » 话剧/舞台剧 » 舞台剧《繁花》第一季
舞台剧《繁花》第一季

话剧/舞台剧

舞台剧《繁花》第一季

场馆: 美琪大戏院
更多
订票区
按地区查看:
上海
  • 演出时间
  • 场馆
  • 票价
  • 订票
舞台剧《繁花》第一季介绍

售前提示:
1.为避免快递配送不能及时送达,演出距开场时间少于3天时不提供【快递配送】服务,请您谅解!您可以选择在线支付后上门自取纸质票。客服会第一时间电话联系您,请保持电话畅通。 点击查看上门取票地址>>
2.凡演出票类商品,开票时间一般为演出前二到四周,正式开票后如有特殊情况客服会第一时间电话联系您,请保持电话畅通。
3.商品预售期间,票价调整及最终销售数量将由主办方和演出场馆确定,正式开票后将根据用户付款的先后顺序依次配票。我们会尽量满足用户需求,如最终未能配票,中票承诺全额退款,敬请谅解。

4.由于演出票品有强烈的时效性和特殊性,数量随着联网系统出票不断变化,库存难以及时更新,请以客服电话确认为准。如最终未能配票,中票在线承诺全额退款,敬请谅解。
5.票品为有价证券,非普通商品,其背后承载的文化服务具有时效性、稀缺性等特征,不支持退换。如您购票后无法正常观看,还请自行处理。

1.2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儿童项目除外),1.2米以上儿童需持票入场。


2020年11月25日-29日,改编自金宇澄茅盾文学奖同名作品的经典舞台剧《繁花》第一季,即将绽放上海美琪大戏院,连演5场,唱响一出瞰尽时代命运的俗世悲歌。去年,舞台剧《繁花》第一季一开演就场场售罄,一票难求;还收获了例如梁文道、陈村、孔祥东、金复载、胡歌、俞飞鸿、史航、陈冲、梅婷、朱一龙等横跨导演、作家、音乐家、演员等多个圈层的铁杆粉丝,成为“现象级舞台剧”,可谓是业内、媒体、观众三方零差评的口碑之作。

除赢得大众的掌声和泪水,《繁花》还荣膺专业领域的嘉许。作为文学经典IP改编的舞台剧,她开创了一种新的类型剧,塑造了崭新的“繁花”美学,让舞台剧市场充满更多可能性和想象空间。在第二届华语戏剧盛典中,《繁花》斩获“2018华语戏剧盛典:最佳创新剧目”大奖,并一连拿下“最佳年度剧目、最佳创新局面、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舞美、最佳投资人”6项提名;2019年,《繁花》独揽2019壹戏剧大赏“年度大戏”、“年度最佳编剧”两大奖项;同年,登上了第二十一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的舞台。

人间诗话,灿若繁花!

一支满是故事的生活万花筒 | 故事梗概

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的上海。资本家家庭出身的阿宝,空军干部家庭出身的沪生和工人家庭出身的小毛,在少年时是好朋友。阿宝喜欢邻居小妹蓓蒂,60 年代,阿宝家被接管,蓓蒂失踪,以致阿宝二十年难以释怀。沪生钟情孤傲的姝华,姝华去吉林,遭遇变故,产生巨大变化,最后一封来信让沪生看淡世事。海员妻子银凤中意邻家少年小毛,二人偷情被揭,小毛误会银凤,并与阿宝、沪生绝交。

到 90 年代,做外贸生意的阿宝与律师沪生仍是好友,至真园饭店乃是他们邀客聚会的不二场所。长相出尘的饭店老板娘李李几次向阿宝表达感情,阿宝不置可否。李李带众人去常熟游玩,阿宝的客户汪小姐恣意寻欢,与常熟徐总发生关系。汪小姐怀孕事发,阿宝和李李才知汪小姐为生二胎,铤而走险,并欲与童年好友小毛假结婚生子。而汪小姐也不知道腹中孩子是徐总的还是丈夫的,进退两难。李李打开心扉,将自己的复杂经历和盘托出,被动的阿宝终于表露出了自己的感情。

(2019版《繁花》摄影)


一杯浓郁的“翁头陈酿” | 谈《繁花》

“不响”的回响

“小毛不响”、“沪生不响”、“阿宝不响”……小说全文有1500处“不响”,作为《繁花》最重要的核心美学,每个“不响”都有不同的意义,是一种无奈,一种孤独感,也是一种焦虑的表现;更重要的是,“不响”是上海人的一种常态,一种智慧,比“响”更安全,“不响”制造了一种安全距离,这是一种文明,是上海人特有的矜持,正是这种地域性格,造就了上海。一个人的不响、一群人的不响,成为一个城市的回响。

如此复杂的不响,如何在四维里展现,是舞台剧版《繁花》最大的挑战。舞台上的轮盘是“不响”的空间化意象,是空间里具象化的留白。那些时而装糊涂、时而不高兴或是忍耐、尴尬、茫然的失语状态,都在轮盘的转动中被无声地凝练,在短暂的沉默中泛出情感的动态。舞台剧《繁花》没有照搬原著中“不响”的位置,而是通过舞台灯光和转台的表现方式,将属于《繁花》的“不响”——整部剧的灵魂建构起来。那些消失在嘴边的话语,不仅没有让观众脱离繁花的叙事,而是更神奇地让观者在剧场中体会到了那份疏离和距离。

(2019版《繁花》摄影)

“饮食”的男女

与全剧多次不响相对照的是尘世的喧嚣和饮食男女的情欲。《繁花》中看不到任何一个标签化的个体。三个沉默的男性,状如繁花的多位女性,你很难界定他或她是一个好人还是坏人。形形色色的饮食男女,一地鸡毛的平凡,或无处宣泄的欲望,或欲望抒发后的空虚和挣扎,就同观剧的我们,即使前一天晚上末世狂欢般的发泄,第二天依然要回归正轨,所谓的抚慰只是生活被迫按下一个暂停键。

《繁花》无意营造一个童话,她只是用一次客场的观看“慈悲”地阐释,生活的日常,没有那么多的波澜和传奇。

(2019版《繁花》摄影)

“沪语”的风情

《繁花》用全沪语演绎,为体现这份语言背后的烟火人情,甚至全部启用上海籍演员。上海籍的演员用自己的母语演绎与自己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上海故事,抒发浸润于骨子里的上海风情,这不仅是一种举手投足的自然,更是一幅充满层层叠叠烟火气息的生活图景,一份深刻的上海质感。

为了让观众始终沉浸在这份质感里,演出时全程普通话字幕,也突破翻译的常规,把沪语最直接地展现在众人的眼前。例如“今朝老适意”这句话,不直接翻译为“今天很舒服”,而是直接打出“今朝老适意”,不仅能保证非沪籍观众的理解,更能让观者时刻身临其境,无片刻抽离。

2019年6月,《繁花》受邀参演“第五届中国原创话剧邀请展”,在北京国家话剧院演出3场。演出谢幕时,北京观众报以长时间掌声,久久不愿散去。《繁花》里的方言并非沟通的壁垒,它的背后是“一种文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群,是一种生活的韵味,是一种奇妙的自然风光,也是人文景观”。无论走到哪里,《繁花》的沪语演绎都会觅到走心的知音。


(2019版《繁花》摄影)

“流动”的城市 上海,从茅盾《子夜》里的“史诗”,到张爱玲的“传奇”,再到《繁花》里质朴的普通市井的鸡零狗碎。“鳞次栉比的电线杆、弄堂里长长短短的衣架、梧桐树叶细密的纹路、糖醋小排……”,这些剧中展示的细节之后隐藏着《繁花》的“史诗”和“传奇”。通过《繁花》了解20世纪的上海,就如同透过巴尔扎克感受19 世纪的巴黎。

(2019版《繁花》摄影)

他们说:“这是一部好戏” | 各界评论

舞台剧《繁花》赋予了原作第二次鲜活的生命,让观众随剧中的众生群像同命运共悲喜,演出所引起的巨大反响回荡在影视明星、媒体、剧粉等各个圈际。繁花是业内、媒体、观众三方零差评的口碑之作,不愧为一部“现象级舞台剧”。

“剧作者紧紧抓住了时代和人物命运的关系 ,收放有度,在顾及诸多因素的考虑上,抽丝剥茧,把原著的神韵留在了舞台上。”

——《澎湃新闻》

“跟着剧中飞花扑蝶般的一众角色,观众在上世纪60年代和90年代间‘走巷穿街’,感受金宇澄笔下的故事之趣。”

——《新民晚报》

“流动的舞台,克制的灯光,配以大胆的视觉冲击和电子乐的现代演绎,赋予《繁花》第二次鲜活的生命。”

——《上观新闻》

“《繁花》创造了一种审美距离,这种审美距离所带给我们的享受,是我很长时间都没有过的。”

——陈冲

“从六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完全不同的两个时代上海人的生活。更是因为戏主要是在写‘人’!这个‘人’,不是标签式的,而是活生生的。看完一部戏能记住其中的人物,是在脑子里有回味的,这就是好戏。“

——著名作曲家 金复载

“一部刷新个人对中国当今舞台剧认识的《繁花》。值得热爱生活、期盼本土文化崛起者们积极观赏的佳剧选择。强烈推荐!”

——钢琴艺术家 孔祥东

“这次的《繁花》让我惊艳,整体效果精彩多姿却一点也不花俏,太厉害了!”

——知名编剧 纪蔚然

“看完戏我确切地认为:《繁花》是近年来中国少见的好戏!”

——北京市戏剧家协会副主席 李龙吟

“《繁花》的舞台剧版,是一出不折不扣的俗世悲歌,不催泪,却动情。”

——资深媒体人 王恺


“舞台剧《繁花》可以说是近几年看过最震撼最淋漓尽致的一场剧,让人心生欢喜又百感交集。”

“本年度最佳,没有之一。本来以为会有语言的障碍,没想到这三个小时看下来才让我真的领略了上海话的魅力。”

“沪语演出有微妙的气质和时空的张力,之前不少观众看完后仍沉浸其中,长时间在剧院外游荡。”

“《繁花》是上海近四十年唯一一部可以和《曹操与杨修》媲美的大剧,已经写进了历史。”

“像《繁花》这样如此文学性和剧场性都很扎实的戏也是多年难见!‘

“人生本无意义,感谢舞台剧《繁花》给与所有刹那的热忱与熄灭最高的尊重,真的好喜欢。“

——剧迷评论

《繁花》是对平凡生活的动人注解,是对每个历经风雨仍奋力前行者的致敬,它是对有着顽强生命力小人物的讴歌,也是对每个敢于直面真实勇士的喝彩。如果你也曾经历过平静却暗流涌动的日子,那么,《繁花》是亲切的。

文中剧照摄影:尹雪峰

舞台剧《繁花》第一季·

演出时间:2020年11月25日-11月29日 19:15

演出地点:上海美琪大戏院

票价: 280/380/480/680/880

联合出品:上海文广演艺(集团)有限公司

上海五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原著:金宇澄

编剧:温方伊

导演:马俊丰

制作人:马晨骋

艺术总监:张翔

舞台剧《繁花》第一季相关图片
舞台剧《繁花》第一季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