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演出 » 芭蕾舞/舞蹈 » 上海歌舞团 舞剧《朱鹮》
该项目已停止销售
上海歌舞团 舞剧《朱鹮》

芭蕾舞/舞蹈

上海歌舞团 舞剧《朱鹮》

更多
订票区
按地区查看:
全部 上海 廊坊
  • 演出时间
  • 场馆
  • 票价
  • 订票
  • 2021.04.16
    星期五 19:30
  • [上海]
    城市剧院
  • 180.00 280.00 380.00 480.00 580.00 580.00
  • 停止销售
  • 2021.04.17
    星期六 19:30
  • [上海]
    城市剧院
  • 180.00 280.00 380.00 480.00 580.00 580.00
  • 停止销售
  • 2021.04.18
    星期日 19:30
  • [上海]
    城市剧院
  • 180.00 280.00 380.00 480.00 580.00 580.00
  • 停止销售
上海歌舞团 舞剧《朱鹮》介绍

售前提示:
1.为避免快递配送不能及时送达,演出距开场时间少于3天时不提供【快递配送】服务,请您谅解!您可以选择在线支付后上门自取纸质票。客服会第一时间电话联系您,请保持电话畅通。 点击查看上门取票地址>>
2.凡演出票类商品,开票时间一般为演出前二到四周,正式开票后如有特殊情况客服会第一时间电话联系您,请保持电话畅通。
3.商品预售期间,票价调整及最终销售数量将由主办方和演出场馆确定,正式开票后将根据用户付款的先后顺序依次配票。我们会尽量满足用户需求,如最终未能配票,中票承诺全额退款,敬请谅解。

4.由于演出票品有强烈的时效性和特殊性,数量随着联网系统出票不断变化,库存难以及时更新,请以客服电话确认为准。如最终未能配票,中票在线承诺全额退款,敬请谅解。
5.票品为有价证券,非普通商品,其背后承载的文化服务具有时效性、稀缺性等特征,不支持退换。如您购票后无法正常观看,还请自行处理。

1.2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儿童项目除外),1.2米以上儿童需持票入场。

上海歌舞团 舞剧《朱鹮》

 
演出时间:
5月20日(周四)19:30
5月21日(周五)19:30
5月22日(周六)14:00
演出票价:680/480/380/280/180/80
演出时长:105分钟(含中场休息)
演出场馆:丝绸之路国际艺术交流中心·歌剧厅
演出地址:廊坊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金源道与新开路交叉口南300米
演出团体:上海歌舞团、上海东方青春舞蹈团
优惠信息
1.早鸟票:680元及480元演出票享受9折优惠;
2.套票优惠:645(380*2)、520(280*2);

豆瓣评分高达8.9分
荣获舞蹈领域至高荣誉“荷花奖”
被誉为“东方天鹅湖”
荣典·首席演员朱洁静、王佳俊精彩呈现
荣登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1年春节联欢晚会”
惊艳全国的爆款舞剧《朱鹮》
七年磨一剑,造就精品
受到世界各地观众的热烈追捧
获奖经历
2014年《朱鹮》获上海市新剧目评选展演优秀剧目奖
2014年《朱鹮》荣获上海文艺创作和文艺家荣誉奖评选“上海文艺创作优品”
2015年《朱鹮》荣获国家艺术基金大型舞台剧和作品资助项目
2015年《朱鹮》入围第十届“文华奖”
2016年《朱鹮》获第十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舞剧奖
2016年《朱鹮》荣获上海文艺创作和文艺家荣誉奖评选“上海文艺创作精品”
2017年《朱鹮》荣获国家艺术基金大型舞台剧和作品滚动资助项目
2018年《朱鹮》剧组荣获“全国巾帼文明岗”称号

什么是朱鹮?
朱鹮,国际珍稀保护鸟,象征幸福吉祥的美丽珍禽,被称为“吉祥之鸟”,纯美、典雅、洁净、高贵。从久远的农耕时代开始,朱鹮与人类和谐共处、相伴相生;步入近代以来,随着人类在向现代化与城市化的快速奔跑中,不经意间忽略了朱鹮生存环境的恶化,野生朱鹮繁衍所必须的蓝天净水和宁静自然的栖息生态愈加险恶,朱鹮种群濒临绝迹;到了现代,中国陕西洋县最后7只野生朱鹮的发现,“吉祥之鸟”再次回归人类视线,在中国和日本科学家的共同努力下,在人们越来越自觉的精心保护和悉心呵护下,朱鹮出现了物种复苏的吉祥征兆。
关于舞剧《朱鹮》
舞剧《朱鹮》由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上海市委宣传部联合出品。舞剧以国际珍稀保护鸟朱鹮为题材,在呈现朱鹮纯美、典雅、洁净、高贵的背后,彰显启示人与自然界其他生灵平等和共处的理念,启发对人类与其他生灵和自然环境休戚与共关系的思考——

但愿,守望的不只是人类自己的家园,而是共同的美好家园。 《朱鹮》是一部纯美的舞剧,关注环境保护、关注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为了曾经的失去,呼唤永久的珍惜”,追求真善美的永恒价值,正视人类在发展过程中曾经遭遇的问题,呼唤绿色的可持续发展理念,带给观众以情感共鸣和思想启迪。

剧情简介 朱鹮,象征幸福吉祥的美丽珍禽,被称为“吉祥之鸟”。
在很久以前的农耕时代,朱鹮与人类和谐共处,相伴相生。
在人类的记忆深处,朱鹮是一种多情的鸟类,它们矜持、典雅、洁净、高贵,同时也敏感、脆弱和多疑。
那时节,朱鹮与人类是多么亲近友善,多么情深意长。
不知自何时起,“吉祥之鸟”渐渐淡出了人类视线。
人类在向现代化与城市化的快速奔跑中,不经意间忽略了朱鹮生存环境的恶化。野生朱鹮繁衍所必须的蓝天净水和宁静自然的
栖息生态,已经变得越来越狭小,越来越险恶了。
20世纪中叶,野生朱鹮种群便已宣告濒临绝迹。
1981年5月,中国科学家在陕西洋县意外发现了七只野生朱鹮,一度被宣告濒临绝种的“吉祥之鸟”又重新走进了人类视线。 今天,在中国、日本、韩国以及东西伯利亚,在人类越来越自觉的精心保护和悉心爱护下,朱鹮又出现了物种复苏的吉祥征兆。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为了曾经的失去,呼唤永久的珍惜。

主创团队
制作人、艺术监制:陈飞华
编剧:罗怀臻
导演、编舞:佟睿睿
作曲:郭思达
编舞:何滔
舞美设计:张继文
服装设计:钟佳妮
灯光设计:邢辛
化妆造型:徐彬
道具设计:李红超
领衔主演:朱洁静、王佳俊、王景、侯腾飞
 
专家评价
《朱鹮》关注环保,探寻人与自然、人与动物的关系,有着征服观众的力量,具有世界性、普适性,超越了国界、超越了政治上的敌对,超越了民族的仇恨,这是艺术的伟大之处。
——冯双白(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

对舞剧《朱鹮》的整体印象是美,全剧一气呵成,第一次让人看的不累,轻松自如赏心悦目,坐在我旁边的观众不停地说“太美了、美不胜收……”。 《朱鹮》让观众得到美的陶冶,非常不容易。
——欧建平(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

《朱鹮》与国际接轨,撇开了人物、剧情、戏剧冲突的老套路,转换新的思路,把剧情冲突放大到人和大自然之间,危及人类的生存、思想、情感、诚信度等问题,回复到对真善美的追求和探寻,很有魄力。《朱鹮》让我看到了中国舞剧经典作品的希望。
——潘志涛(北京舞蹈学院教授)

《朱鹮》抓住环保主题,探寻人与自然、人与动物的关系,处理得很浪漫很 艺术、很祥和,让观众在欣赏美的过程中,接受主题,这就是成功。
舞剧重写意,把表达放在第一位,拒绝类同,标新立异,从讲故事中解放出来,更能体现舞蹈艺术本体的特长,这一点非常难能可贵,是中国舞剧界的一大进步。
——肖苏华(北京舞蹈学院教授)

舞剧清新、简约、典雅,整体很有品格,多元的结构方式,符合观众审美要求,找着了这个题材的表现方式,很好。 在朱鹮的形象上,有着独特的手段和办法,充满了中国古典的韵味,极具东方审美色彩,非常可贵。
——左青(中国舞蹈家协会顾问)

“该剧不仅走出了中国舞剧的另一条道路,并且显示出以佟睿睿为代表的青年一代舞蹈编导新的思想与审美理念,是一种进步。”
——罗斌(中国舞蹈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

《朱鹮》的美,就美在它用曼妙优美的舞蹈语言,用独特的舞剧架构,强烈地表达了人类对生命自由生存这一目的的执着追求。这是生命理想的美,真正的美。其实质就是对生命的尊重和爱,对生存环境的尊重和爱。
——著名剧作家 欧阳逸冰

看了《朱鹮》以后,思考了很多,带给我很多感受,走出剧院后,很多画面会印在脑海里,让人难以忘怀,这是一个作品最宝贵的成功。
上海歌舞团演员阵容非常强大、齐整,整个团队对于艺术的品味和追求,乃至业界地位,在全国范围内都是第一流的。
——赵明(北京舞蹈家协会副主席、一级编剧)

以鸟类作为舞剧的表现对象在舞蹈中并不鲜见,在过去,既有芭蕾经典《天鹅湖》,也有民族舞《雀之灵》,但《朱鹮》用民族舞蹈的独特舞姿,提炼演化了朱鹮的“涉”、“栖”、“翔”等动作元素,与芭蕾舞艺术紧密地融合在一起,使它成为一部将西方芭蕾艺术和中国民族风格完美结合的舞剧精品。
    ——戴平(戏剧评论家)

欣赏了一台具有国际水准的、精彩的舞蹈表演,实在太感动了。作为一个一直跟中国往来密切的研究者,能够出席观看这台为中日友好做出巨大贡献的舞剧,我感到非常荣幸。
——松原刚(原日本大学艺术学部教授•研究中国戏剧)

这是一部以珍稀鸟类和环境保护为题材的重要作品,在技巧和演出热情上表现出了很高的水准。两位主演很棒,伴舞演员们也个个都是高手,值得日本的舞蹈演员们学习。看完后我就把内心的震撼和感动写了下来,作为一篇评论,发表在了《舞台报》上。
——濑川昌久(日本著名戏剧评论家)

这台精彩的舞剧让我格外感动。
我特别喜欢男主角的精彩表现。
整部作品的主题在第二幕中得到了很好的表现。
——小平澄子(日本东急文化村代表)

太美了,我感动了整整一个晚上。
人的身体竟然可以把这么丰富多彩的内容表现出来,令我感到十分吃惊。
我觉得舞剧中的朱鹮不亚于我们熟知的欧洲芭蕾舞中的天鹅。
——佐藤早苗(日本作家)

太感动了,整场演出真的是精彩绝伦!
上海歌舞团的演员们个个都是舞林高手!
他们的表演得细腻,看得出来他们基本功很扎实,平时的训练很到位。
——佐佐木凉子(日本舞蹈评论家)

媒体评价
《朱鹮》之美,还在于它跨越了物种的分野,它不似《天鹅湖》的化鸟为人,也不像《孔雀》的人鸟合一,而是将人和鸟置于平等的情境。这种处理打破了以“人”为中心的价值局限,让所有的生命得到同等尊重。
——摘自《人民日报•艺术评论版》

该剧通过它难得的艺术气质,让那份人类对于环境和社会的关切,不经意地流淌于艺术的铺排之中,通过艺术形象的确立和展开,最终让人们在痛失美好事物的同时切肤地感受到了环境之虞。舞剧《朱鹮》的整个审美过程,都能让观者处在一种对于美感把握的美好心态之中,主题的开发和传导,不是直白地“告诉”观众,而是通过舞蹈形象的塑造,让观众缓缓建立起共鸣,一如一泉缓缓流仄的溪水,汨汨地、汨汨地,将对于那份美感和那份启迪的信任与接受,渗入到人们的心田。
——摘自《舞蹈》杂志

这个舞剧给大家带来美的同时,还给大家带来了一种思考。用艺术的形式比简单地说教更能够唤起人们对环境的关心。《朱鹮》受到众多观众的喜爱,除了舞蹈美、舞台美之外,它美的背后讲了一个很深刻的东西,就是环保。它的古代和现代两幕都展现身边环境的变化。文艺作品不是只要漂亮,带给人们思考和深思才是作品的主要内涵。
——摘自《环境教育》杂志

《朱鹮》大胆创新传统舞剧形式,采用上下篇结构设计,以古今对比的手法 讲述了朱鹮物种从远古的生机勃勃到近代几乎灭绝,再到复苏的故事,旨在 通过“曾经的失去”,表达“永久的珍惜”。
《朱鹮》:舞出上海的文化追求。
——摘自《中国文化报》

“‘爱’是世间永恒的温暖,‘真’是流淌心涧的甘甜,‘美’是万物的向往……舞剧《朱鹮》,用生命感知世间的大爱,用羽翼呼唤家园的文明,正是这股力量的凝结,我们从东方文明的原点飞翔,做爱的使者、美的化身……”
朱鹮、鹮仙、群鹮,单、双、群舞,丹青水墨般跃动开来,不拘泥于古典舞,不囿于民族民间舞,只汲取“中国式”的精神气质的舞蹈之美,将传统中国温婉灵动的审美底蕴尽现。
——摘自《中国艺术报》


【丝绸之路国际艺术交流中心·歌剧厅】
丝绸之路国际艺术交流中心(丝路中心)距离北京大兴国际机场26 公里。丝路中心建筑面积25万平方米,包含4大特色剧场、1个音乐厅、14个艺术展厅及多功能艺术空间,以为群众提供公共文化服务、推动区域文化艺术繁荣、开展国际文化交流为己任,秉承“艺术生活化”的使命,打造国际和国内经典艺术的展示平台。

歌剧厅空间设计中融入了丝绸之路上“风蚀城堡”的元素,壮观而又富有现代感。剧场座椅选用深绿色,犹如“沙漠绿洲”。歌剧厅也是丝路中心内规模最大的剧场,设有1800个观众座席。座席布局呈典型的马蹄型设计,能够为观众带来更好的观演体验,打造更加完美的观演关系。歌剧厅主要用于大型歌剧、戏剧、舞剧及综艺类演出。
购票须知
1. 购票提示:请在指定购票渠道购票,门票售出,恕不退换,遗失不补。请妥善保管票纸,保持票面完整、清洁。
2. 验票入场:门票单次入场有效,请按照票面时间、地点入场。如有座位号,请对号入座。
3. 安检须知:请自觉接受安全检查。严禁携带枪支、弹药、管制刀具、易燃易爆等违禁物品,严禁携带宠物入场。
4. 如您携带了食品、饮料、瓶装水、鲜花、大型箱包等物品,请进入剧场前办理寄存。醉酒者、衣冠不整者,谢绝入场。
5. 场馆秩序:入场前请您将手机关闭或调至静音状态,保持场内安静。请不要在场内进行拍照、录音、录像以及使用闪光灯。
迟到观众请在等候区等候,待幕间或曲间安排入场,就近入座。
6. 本场演出身高1.2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上海歌舞团 舞剧《朱鹮》相关图片
上海歌舞团 舞剧《朱鹮》用户评论